【轻库娘的游戏室】新旧角色的养成方法——从《新樱花大战》看续作角色塑造与定位

文章分类:现金网百家乐  作者:時尾暁   发布时间:2021-02-09 21:40


这并不是要在时隔一年之后再次鞭尸《新樱花大战》。

※本文中包含关于《新樱花大战》的部分剧透,请谨慎食用。

太正十九年,东京、巴黎、纽约三支华击团发动“二都作战”,以自身作为代价将降魔皇封印在幻都之中,终结了“降魔大战”、拯救了世界。而十年后的太正二十九年,在前帝都华击团成员神崎堇的撮合下,新的帝都华击团在帝都·东京成立,并被卷入了由世界华击团大战所引发的新的漩涡之中。

以上就是于2019年冬发售的《樱花大战》系列正统续作——《新樱花大战》的大致剧情。不光是游戏标题中带有的“新”字,以及全新的主角,无一不是制作团队给系列粉丝以及玩家们的暗示:“这是樱花大战的全新作品”。然而,不光是老玩家、甚至就连主要目标人群的新玩家之中,“新”作的口碑表现也不尽人意。

关于《新樱花大战》游戏本身的问题,这次笔者不做讨论,而是要对游戏中的重要因素——角色来进行探讨。

不少游戏作品在续作上意图进行创新,推出全新的角色,或者是让旧角色以某些方式继续在续作中发挥自己的余热。这类做法,有事能够收获成效,有时却会给游戏公司当头一棒。

本文以《樱花大战》系列的最新续作《新樱花大战》作为反面教材,来对下面的问题进行分析:

——当系列前作的高人气角色对系列的发展造成了限制的时候,设计师该如何合理利用旧角色人气的同时,让新角色上位呢?


■头重脚轻,主要角色定位弃旧迎新

在《新樱花大战》大战中,创作者为了突出“新”这个卖点,大刀阔斧地以【为了成功实行“二都作战”封印降魔皇】为由,除了“侥幸”脱离战线的前·帝都华击团成员神崎堇以外,让所有老玩家们所熟悉的角色们一锅端地下线去了异次元。取而代之的,是以神山诚十郎、天宫樱为首的新帝都华击团成员。此外,创作者为了塑造“世界华击团大战”(大赛)的比赛氛围,推出了上海华击团、伦敦华击团和柏林华击团这三个主要“战队”。

首先我们来看看“新”帝国华击团花组(战斗组)与初代帝国华击团花组男女核心角色的横向对比:

·神山诚十郎(男主角):和前几作男主角的定位基本类似,从海军转属到华击团的天降猛男,正义感极强且富有热血的男子汉。然而和大神一郎以及大河新次郎所不同,神山身上看不到大神以及大河那种非常明显的军人气质。在这点上,神山诚十郎与其说是带领团员们的队长,倒不如说定位更像是某偶像组合的制作人。这显得男主角的定位和樱花大战的整体风格显得有些不搭调,角色本身像个憨憨。

·天宫樱(女主角):大和抚子定位。她与男主角互为青梅竹马,倾慕男主,在年幼时被穿越回过去的未来的自己所救,错认对方为真宫寺樱,从而憧憬着华击团,与男主角在幼时定下一同加入帝国华击团的约定。由于在本作中占有主要戏份,某种意义上可以算是真正的主角。然而和前作的真宫寺樱不同,她在本质上是很符合现代审美的柔弱少女,而真宫寺樱则是完全在现在找不到的典型日本女性:做事认真、喜怒形于色,与其说是可爱,不如说是有着新作女主角所没有的女性的飒爽感。这让手持着太刀的定位的天宫樱在前作超高人气角色真宫寺樱的光环面前显得有些尴尬。

再来看看华击团其他女角色与前作模板的横向对比——

·东云初穗(新·女汉子)VS 桐岛康娜(旧·女汉子):东云初穗虽然和旧角色桐岛康娜同样是女汉子定位,但是桐岛康娜是琉球空手道的传人,也是格斗天才,这样的背景设定和自身的女汉子属性相辅相成。而东云初穗则是老牌神社的巫女,这样的反差却无法显出巫女的魅力。

·望月蓟+克拉丽丝(小女孩忍者+超能力者)VS 爱丽丝(小女孩+超能力者):望月蓟是无表情、娇小角色。望月流忍者一族的末裔,作风耿直、一丝不苟,因为在忍者村的常识与外界的常识有些许出入而时不时闹出些笑话。在某个事件中被怀疑成了间谍,后被男主拯救,从而对男主产生好感。某种程度上算是男主角在华击团照顾的妹妹的定位。而克拉丽丝则是贵族出身的文学少女定位。聪明又惹人怜爱,通过书本学习并了解各式各样的事物,好奇心旺盛。负责华击团演出时的剧本,性格些许内向。害怕自己的魔术能力会伤害到其他人而加以封印,在男主的引导下决定将力量为了保护伙伴和其他人所用,走出了过去的阴影。然而这两个角色可以完全看做是旧作角色爱丽丝的拆分,原因也很简单,爱丽丝在整个团队中也是最为年幼的小女孩,同时作为超能力者也和克拉丽丝一样曾经陷入过自闭。为此,《新樱花大战》的这两名角色可以等价于《樱花大战》中的爱丽丝。

·安娜史塔西亚:这是《新樱花大战》主角团中唯一没有前作模板的新角色。冰山御姐定位。最后一名加入帝国华击团的成员,前身为活跃于欧洲剧场的演员,是队中的大姐姐。然而自己其实是幕后黑手安插至华击团的二五仔。在经历命悬一线的事件后彻底对男主角和团员们打开心扉,成为了真正的伙伴。

除了安娜史塔西亚以外,其他的三名角色我们都能在前作中找到对应的角色模板,对于老玩家来说,角色定位的重叠会使得新角色的存在感远没有旧角色强烈,也难以被老玩家所接受。而在角色的塑造上,天宫樱与安娜史塔西亚的塑造比重远远超过其他主角团角色。这也使得原本的五选一变成了实质上的二选一,玩家在游戏过程中很难对其他角色投入更多的感情。

此外,我们不难看出,本作中主角团的所有角色都各自在故事主线中占有重要的戏份,甚至可以说故事主线是为了解决女主角们各自的问题或者心结而存在的。以故事主线驱动角色塑造、描写角色间的羁绊固然能够直截了当地抓住玩家的内心,然而,对于系列续作而言,这样占了绝大多数戏份的主角团,反而会彻底抢去其他角色、甚至是旧作超人气角色的戏份。

为此,在设定上为旧作十年后的《新樱花大战》中,除了帝国华击团以外,参与“二都作战”的老帝国·巴黎·纽约华击团成员便完全成为了回忆中的存在,且除了旧帝国华击团的第一女主真宫寺樱还能被生还的神崎堇提起,其他的人甚至连名字和样貌都不曾出现在游戏中(哪怕给个剪影也好)。这样的安排,无疑是给系列粉丝的肚子来上一记重拳。

不光是戏份被压缩到几乎不存在的旧作超人气角色,就连作为对手的上海、伦敦、柏林华击团,各支队伍除了队长和一名跟班以外,全都是完全不曾存在过的路人加上被玩家机体碾压成渣的炮灰。比起主角团,其他华击团的角色塑造远没有那么丰满。(甚至在笔者通关一年之后,就连他们的名字和长相都难以记起)在《新樱花大战》的剧情中,原本作为帝国华击团好敌手的上海华击团,也只是在剧情前期负责拉满仇恨,让帝国华击团内部加深牵绊的垫脚石,在中后期则是彻底沦为场外加油人和炒饭制作大师。除此以外,各个华击团之间除了经由神山诚十郎这个队长以外,互动次数极少,这使得除了主角团的“新”帝国华击团以外,其他华击团的存在自身变得相当鸡肋,或者说,和在异次元镇守封印的旧作人气角色一样,完全沦为了为了剧情而服务的工具人。

这就是《新樱花大战》、不,《新·帝国华击团》在角色塑造上的问题。除了用来引线的神崎堇以外,创作者彻底抛弃了旧作的角色,选择不讨好一直以来支持系列的老玩家。又在作为目标人群的新玩家上给出了人数众多的新角色,却在塑造上资源分配严重不均,头重脚轻,让次要角色彻底淡出了玩家的视野,成为了几乎不会给人留下印象或者被人注意到的“绿叶”。


■消费情怀,真假“神宫寺樱”

如果说上面对于新角色的塑造对于一些玩家来说还是可以接受的话,那么“夜叉”这个角色,则无疑会让所有老玩家心里冒出一句“小丑竟是我自己”的感叹,或者说,就是专门做出来恶心老玩家的、创作者的恶趣味。

在游戏的宣发阶段,制作人员在采访中强调本作中会有内容让老玩家感到满意,并且在PV中着重宣传本作中的迷之敌人——“夜叉”,还在角色介绍中明确写着【她与过去的帝国华击团·花组的首席明星身姿相仿,她的真实身份到底是……!?】这样的内容。

然后所有玩家都被啪啪打脸。

事实上,“夜叉”只是个普通的机械傀儡,和曾经的首席明星神宫寺樱半毛钱关系没有,在剧情中充当的作用也无外乎只有两点:

让神崎堇能够回忆起曾经和她一同并肩作战过的旧帝国华击团·花组的同伴们,由此引出剧情上对“二都作战”的叙述,以及对真宫寺樱的部分描述。

塑造出天宫樱的真正对手,让天宫樱对自己的梦想感到迷茫,从而让剧情顺利过渡到天宫樱自闭回到乡下老家,再重新找回自己,回归华击团的戏剧冲突桥段。

除此以外,夜叉就只是个BOSS级别的敌方单位。在谜底揭晓的时候,笔者也只有“就这?原来你真的不是真宫寺樱?!”这一种反应。

为此,创作者在塑造夜叉这名角色时犯下了一项重罪:消费老玩家情怀。

他们用营销方式来侧面表现该人物与过去人气角色的关联程度之高,甚至就差指名道姓“这就是真宫寺樱”,然而实际的夜叉却和樱没有半毛钱关系。

在新作的说明上,制作人员也明确告诉包括横山女士在内的声优们,“在新作中我们不需要旧花组的成员。”就连负责给夜叉配音的横山智佐女士(真宫寺樱的配音演员)也在一开始看到台本时选择了拒绝配音,其根本原因就是“明明夜叉长着和真宫寺樱一样的外表却不是真宫寺樱,而且就连性格也和真宫寺樱大相径庭,甚至就连称呼和台词都十分粗鲁,更不要说她还会在剧情中发出奇怪的高笑,简直就是大恶人。”我们不难想象,横山女士在给夜叉配音时,作为曾经演绎过真宫寺樱的她身上究竟会背负怎样的压力。

因此,实际的游戏剧情表现上扇了所有玩家的脸,使得游戏在夜叉的塑造上远没有达到玩家的期待值。从本质上来说,创作者的这种行为相当于作茧自缚。


■主角塑造,还算可圈可点

上面笔者指出了《新樱花大战》中角色塑造上的两个比较严重的问题,不过,本作在塑造主角、特别是女主角天宫樱上所做出的努力不应该被否认。

游戏开场,小时候的天宫樱在被降魔袭击时,被一名手持太刀的年轻女子所救,而那名年轻女子的背影与帝国华击团的明星·真宫寺樱十分相像,为此,天宫樱认为是真宫寺樱救下了自己,从而明确了自己的原动力及目标,即进入帝国华击团、成为像真宫寺樱那样帅气的人。

而剧中,在与夜叉第一次对峙之前,天宫樱一直贯彻着自己的目标:为了让华击团重现荣光而努力做好像在门口打扫卫生那样的每一件小事;为了保护真宫寺樱曾在的华击团不被夺走,驾驶着性能劣于对方的三式光武与上海华击团展开死斗;为了能让自己成为独当一面的演员,反复打磨着自己的舞台表演能力……玩家在游戏中自始至终看到的都是一名为了实现目标而不断努力的天宫樱。

而在遭遇夜叉,认为真宫寺樱是“二度作战”的弃子,而对自己的目标产生质疑与困惑后离开华击团回到乡下老家的天宫樱,其内心的矛盾和痛苦也被表现的淋漓尽致。

在最终决战前,因为母亲用生命所换来的帝剑被幕后黑手夺走,从而导致幻都的封印即将被解除,降魔皇又将降临世间之时,所有人都要求让继承了母亲血脉的天宫樱牺牲自己的生命,作为新的帝剑来阻止世界毁灭。即便内心感到对死的绝望和恐惧,天宫樱在抉择依旧试图选择献出自己的生命来保护世界。在这里,玩家可以深刻地感受到天宫樱面对抉择时身为少女的不安,以及在冷静接受这一切后,为了保护所有人,流着泪与母亲做出同样抉择时的坦然。

而在神山诚十郎不选择国家大义、做出违背国家命令也要保护樱的行为、不让她牺牲自己时,内心最后的坚强彻底崩溃,扑到男主怀里不断哭泣。背负了宿命的天宫樱自己,也只是想要和自己最爱的人身边永远活下去的柔弱少女。

在最终决战中,深陷危机中的天宫樱和男主一同被传越回了十年前的世界。在和还未去世的母亲面前,天宫樱表现出了小女孩般对母亲撒娇的一面,也让这段超越时空的重逢格外地催人泪下。而在剧情上,回到了十年前的天宫樱在年幼的自己面前挥刀斩魔,彻底将整个故事开篇埋下的伏笔给引爆。拯救了过去的天宫樱的人事实上就是天宫樱自己,而未来的天宫樱也已经不再是那个憧憬着真宫寺樱的半吊子,而是已经可以独当一面的帝国华击团首席明星。

创作者在主角天宫樱上着墨很多,为此通过和剧情的相辅相成,成功塑造了一个不断突破自我成长的女主角。这是《新樱花大战》中在角色塑造上的可圈可点之处。


■总结

经过上述分析,不难看出,系列续作《新樱花大战》在塑造角色上的三个最大的问题便是角色资源分配头重脚轻,让旧角色彻底神隐,以及在剧情上消费老玩家情怀。

为此,在创作系列续作上,创作者若想合理利用旧人气角色人气的同时、让新角色自然而然的拿到比重上位,并且不得罪新玩家的话,需要注意以下三点:

第一:尊重系列老玩家,在旧角色与续作融合的形式上进行考量。拿《新樱花大战》举例,在旧华击团成员将自身与降魔皇一同封印在幻都这个设定难以更改的前提下,创作者大可以采用彩蛋或者新旧角色交互的形式,让在幻都战斗的旧角色参与到最终决战中,而不是只让神崎堇沉浸在对过去的回忆中,然后喊出“一定会再见面”这样的口号。(甚至就连沉浸回忆中时连旧华击团成员的剪影都没有……)

※除此以外,还有《最后生还者2》这个最大的反面教材……

第二:对新角色戏份以及资源的合理分配。《新樱花大战》中,创作者在主要突出新帝国华击团成员的同时,可以通过支线任务或者支线剧情,以及与主角团的交互上来对其他华击团的成员进行更细致的描写,而不是光靠主线剧情、最终决战时柏林队硬被控制和主角团PK、还有与敌方母舰的一换一来草率了之。

第三:注意新角色的定位与旧角色的定位尽量不要重合。如果新角色与旧角色间定位重合度过高,除了新玩家以外,旧作玩家是难以从续作中的角色身上获得新鲜感的。

当然,能够做到上述这一切,充足的开发资金以及合理的开发周期长度也是必不可少的。很可惜,在有限的资源下,《新樱花大战》没能彻底做到这一切,为此它的口碑,也并没有达到人们所寄予它的预期。


QQ图片20190903184601


加载中, 请稍后
头像
表情
发表书评 发表评论
后再评论, 没有账号请先 注册

评论成功

0条评论
只展示书评
加载中, 请稍后

后再评论, 没有账号请先 注册

表情
输入满200字时可切换书评发送
网站地图 菲律宾申博娱乐 太阳城申博 申博直营网 太阳城集团
申博在线开户网址 电子游戏微信支付充值 菲律宾申博开户网址 菲律宾申博娱乐管理网
申博游戏登入不了 申博官方网址 申博棋牌游戏 澳门金沙娱乐场
现金网百家乐 太阳城集团 申博娱乐登入 太阳城代理
百家乐娱乐登入 申博138官网 太阳城网址 申博太阳城现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