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评论】用一部作品,捕获幻想世界中的一瞬闪光 ——评《末日时在做什么?有没有空?可以来拯救吗?》

文章分类:现金网百家乐  作者:熊腾浩   发布时间:2021-02-03 14:55


本文作者:熊腾浩

参与评审:甚谁、枝濑透、浅月


序、

《末日时在做什么?有没有空?可以来拯救吗?》(日语:終末なにしてますか? 忙しいですか? 救ってもらっていいですか?,下称“终末”,注,因为终末本身是一个完整的作品,故续作《末日时在做什么?能不能再见一面?》不在本文讨论范围之内)是一部由枯野瑛创作,ue插画的轻小说,本作在2016年7月被改编成漫画,于《月刊Comic Alive》上连载。同名的本作小说的动画版本在在2017年4月至6月播出。

单就前两卷来说终末的销量并不乐观,因此在两卷的时候已经面临腰斩,这一点枯野瑛在第三卷的后记中有所提及(也有五卷全实际上是腰斩的结果的说法),但是在狂热粉丝的支持下(坊间传闻是中国粉丝)成功逆袭并且达成动画化+出续篇的成绩。无论传闻如何,终末粉丝的战斗力和粘性在轻小说读者和动画观众群体中都是十分突出的。达成这样的效果,女主角“世界上最幸福的女孩”珂朵莉功不可没,在世界各地,以珂朵莉为核心的“柯学“也在各种圈子里进行传播,比如在笔者所了解的算法竞赛圈子中,就有专门用珂朵莉命名的数据结构”珂朵莉树“,再比如在哔哩哔哩最近结束的年度动画大选里,珂朵莉也排在了往年动画角色的第三名。作为一部可以说比较王道,甚至有点逆潮流的作品,为什么终末能在各种轻小说作品中脱颖而出取得粘性更强的读者,又为什么女主角珂朵莉给大部分观众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这些问题最终都能用一个答案来解释。

首先,先让我们理清楚一个问题的答案,终末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

2be21a86819f74c80c4ec3ca167a4102


一、在说出“我回来了”之前,请有人在原地等待

毫无疑问,终末是一个建立在废土世界观上的故事,废土世界能延伸出几种发展,而在终末这里是最常见的几种之一,即角色在废土世界中生存,并且寻找生存的希望的故事。

终末所营造的废土世界与主角们的对比非常明显,一边是在人类灭绝之后,只留有人类生存痕迹的废墟和充满攻击性的“兽”的地面,另一边是甚至只能在飞行的一小块陆地上居住,生存意义只是为了去和”兽“战斗,保护不知道为什么要保护的人的娇小的妖精们,废土世界的大和妖精们的小在这里的对比显得太过巨大,让妖精们在除了接受自己的命运——战斗然后死亡之外,甚至连思考为什么要战斗的余裕都没有,妖精是循环使用的武器,在用尽力量之后等待下一次循环,仅此而已。

另一层对比是这个终末世界存在的时间和妖精们的年龄之间的对比,在使用妖精对抗“兽“的历史面前,妖精们本身的寿命显得不值一提,在度过不知是何物的童年之后,妖精们就要拿起自己的圣剑绽放最后的光芒,在觉醒反抗的意识之前,它们的意识就要被消灭了。

虽然对于我们来说,幸福是什么这个话题实在是太过庞大,但是对于妖精们来说,这和为什么要牺牲生命去和兽战斗一样简单——因为一样没有办法获得答案。

日本人在归家的时候总会说一句“我回来了”,而在家等候的人也会以“欢迎回来”作为回应,在这里笔者无意讨论此传统背后的日本文化,提及此风俗只是因为终末的故事就建立在这个简单而深刻的对答之上。

在终末中,这句简单的对答象征着自身的归宿所在,但对于妖精少女来说,因为自身最终的归宿在与“兽”同归于尽的战场上,所以在妖精仓库处没有要说“我回来了”的对象;而对于威廉来说,留在原地等候的,要对他说出“欢迎回来”的女儿已经不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了,他也就没有了说“我回来了”的理由。一边是在出生时已经被剥夺的寻找自身归宿权力的妖精少女,一边是已经失去了自身归宿的青年教官,两种不完整的人在废土世界中相遇,然后成为完整的人,终末就在述说着这样一个故事。

38a1893c55e5f9e36a8458b21e5ae5f1


二、在生命的最后绽放光芒

让我们暂时把目光放回在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孩身上。

珂朵莉的命运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作为黄金妖精在这个世界上出生,然后作为武器去燃烧自己的生命直到死亡,威廉的到来并没有改变珂朵莉走向死亡的这份命运,他只是将这个过程拉的稍微长了一点,再让这个过程稍微沾上了一点颜色。

轻小说作品中其实经常出现这样一个场景,男主角给女主角灰暗的人生中带来了第一抹亮色,但是因为女主角太多,这一抹亮色往后的人生需要这个女主角自己去探索,旨在写出一种“既然你不能将我带出黑暗,为什么要给我看见光明”的感觉,从而展开对女主角成长故事的描述。

这个场景的前半部分放到珂朵莉身上是一样的,她遇见威廉之前的人生是灰暗的,是威廉给她的人生带上了那一抹亮色,但是不同于上述常出现在恋爱喜剧最终以个人成长收尾的角色,珂朵莉有一个决定性的优势可以让她保持任性,拒绝成长。

说来好笑,这个决定性的优势同时也是终末这部作品中最令人感到悲伤的设定,就是珂朵莉的人生已经没有所谓成长的空间了,在这一抹亮色之后,等待她的不是容许自己抹上颜色的未来,而是突然截断的生命。时间不容许珂朵莉成长为独当一面的女孩,但只有她成长成了独当一面的女孩,她才可以反过来拯救她挚爱的威廉。

珂朵莉所能触及到的幸福十分简单,只要她能够呆在威廉身边,她就已经是幸福的了,如果威廉可以稍微再了解一下她的魅力就更好了。珂朵莉不用考虑也无法考虑未来,她是活在当下也只能活在当下的女孩子。正因如此,没有人可以用不能任性为理由来强迫她抛开威廉自我成长,余生很长人生还能涂抹更多色彩的正论在珂朵莉这里也无法适用,她只是一个刚刚坠入爱河,想要恋人的更多的陪伴的女孩子,但是世界残酷地拒绝了她。她只能拼尽全力从世界那里多抢一些时间,让自己的人生沾上更多的称之为威廉的色彩。

命运真的非常狠心,狠心到不愿意给坠入刚刚坠入爱河的少女哪怕多一分钟体验幸福的时间,但也正因为命运的狠心,才更能体现出珂朵莉这个女孩子在生命最后所散发出的光芒,她找到了自己的幸福,并且在此之后燃烧着生命追逐幸福直到尽头。

珂朵莉所带来的悲伤,在于她短暂的生命,而珂朵莉所展现的光芒,亦在于她短暂的生命。

50cc028ac588fa832bcafaa4ce8cce90


三、在演出结束之后,让我们来描述这个舞台

终末的动画只拍完了前三卷,也就是到《世界上最幸福的女孩》就结束了,如果把它当作一个完整的作品来看,也能说是一个优秀的故事,这一点从“柯学家”的数量上就可窥见一二。终末的前三卷是威廉拯救珂朵莉的故事,但也就只是威廉和珂朵莉相互拯救的故事。也许珂朵莉这个女孩的身影已经完整地刻画在了人们心中,但威廉、奈芙莲、爱尔梅莉亚,甚至是史旺等人的故事都明显还没有讲完,终末的故事要讲完整,就还要讲述珂朵莉被拯救之后和之前的故事。

要完整地解读终末,我们要先把视线从珂朵莉身上移开。

从前作《银月之书》到终末,枯野瑛讲故事的方式是一致的,前期先依靠着主角团体的小世界展开一连串有趣温馨的展开同时暗示后文隐藏的庞大信息,然后在后期一股脑地把这个世界描绘出来。更细致一点说,他的作品前半部分所描绘的世界特别小,它仅仅是围绕着男女主角几人再外加一小部分角色所构建的故事,背后的世界就只是一个能让故事合理发展的世界,男女主角们更像是在于一个真空中的世界观里存在。这里所谓的真空世界观并非贬义,只是意味着仅仅描述维持故事所需要的设定,其他的一概用暗示后面会提及来带过。

而在男女主角的故事稍微告一段落之后,枯野瑛就会把这背后的世界完整展示给读者们,将前面所讲述的故事变得完整,再给男女主角一个更能称之为结束的结局。换句话说,枯野瑛的写作手法像是先把聚光灯打在角色身上,聚光灯的余光照亮了一部分场景,在故事落幕、

演员离场之后,他再慢慢地照亮一整个剧场,让观众能完整地了解他们所处的庞大舞台。顺便插播一个冷知识,对于这两部作品来说,这个具体的分割线都在第三卷的末尾。

事实上终末前三卷的手法也是大部分幻想作品写作的方式,随着主角故事的展开,逐渐揭示主角背后所处的整个世界,在主角探寻、了解了世界之后,再让他们去改变世界。但枯野瑛偏偏要加上后面的两卷故事,这就是这个作家与众不同的地方,因此,抱着“阅读珂朵莉和威廉的故事的后续”的心态和抱着“阅读青年教官与妖精少女们的故事”的心态来看终末后两卷所获得的阅读体验会完全不同,如果是受动画吸引而来的读者,不妨从头开始一口气将作品读完。

在笔者个人看来,终末后两卷和前三卷的写作风格割裂的十分严重,但就是这种风格的割裂体现出了枯野瑛构建终末故事的本意,他只是想用尽全力去刻画在世界灭亡之前,威廉和妖精少女们相处的短暂和美好的瞬间,由此将终末的故事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是描绘出威廉和妖精少女们相处的短暂而美好的瞬间,另一部分是解释为什么这个瞬间是美好的。

d4f9d70a6685ca7cb7c643b7c4ee67dc


四、即使只是神明的碎片,我也在这世界上留下过属于自己的痕迹

终末的动画表明了,前三卷的剧情已经足够将珂朵莉这个女孩子所遭受的苦难和所展现的光辉刻画的优秀,但枯野瑛想要的不仅如此,他对威廉和妖精少女们的故事还有更强烈的追求。

在建立了完整的世界观之后,主角们所承受的残酷又多了一项,威廉不过是星神思乡而由灵魂碎片制造出来的物种,珂朵莉不过是仅存的星神的灵魂碎片的一块,在被回收之后,连证明他们存在过的回忆都会化作星神记忆中的一部分,珂朵莉如此,奈芙莲亦如此,在此之前战斗然后陨落的妖精少女更是如此。承受残酷命运的不止是珂朵莉一人,还有在没有遇见生命中的光芒就已经结束了生命的妖精少女前辈们,和在珂朵莉离去后仍不断见证着命运的残酷的奈芙莲等人。

对于承受残酷命运的角色们来说,走向死亡似乎是更为合理的归宿,事实上在相遇之前他们也是这么做的,支撑威廉活下来的理由不过是还债,妖精少女们也一直抱有着一次性兵器的自知,而在他们相遇之后,浸泡在绝望的人们终于找到了存活在世的意义。

终末真正在描绘的东西,不仅是威廉和爱尔梅莉亚的约定,不仅是威廉和珂朵莉的相遇,也不仅是威廉和奈芙莲的相依。枯野瑛只是想展现出在充满绝望的废土世界中,男女主角们互相成为对方的希望的那个闪光瞬间,这个瞬间因为存在于废土世界而闪光,更因为可能连存在的本身都要被剥夺而显得美丽。

在终末的结构上,世界观是大于故事本身的,枯野瑛花了五卷篇幅来描绘出一个将彻底走向灭亡的废土世界,然后摘取了这个废土世界中散发着光芒的一小块故事片段,并将聚光灯打在这个故事片段上,让观众们在这片段中体会到角色们散发出来的光芒。但对于枯野瑛来说,故事又是大于世界观的,他描绘出对主角来说更为残酷的世界观,补充了威廉在石化前的故事,仅仅只是为了衬托出他和妖精少女们相处的这短暂瞬间散发出的耀眼光芒。

1fd34f55268bf81c93165b23e95372c7


五、只为了那一个闪光的瞬间

终末究竟是一个怎样的故事?它是述说两种不完整的人寻求各自归宿的故事,它是即将走向生命尽头的女孩子用尽全力发出自身最后的光芒的故事,它是前勇者在承受了违背约定的痛苦之后再次找到生存意义的故事,它是神明的碎片努力在世界上留下印记的故事,这些答案都是正确的,但又都是片面的。

在笔者看来,枯野瑛的写作实际上是一脉相承的,无论是《银月之书》还是终末,亦或是续作《末日时在做什么?能不能再见一面?》,枯野瑛一直在寻找幻想作品中男女主角们互相成为对方的归宿的那一个绽放光彩的瞬间,然后在这个瞬间之上构建了他们所赖以存在的一切。他的作品不是向着未来高歌猛进的开放故事,而是立足当下最为耀眼的瞬间而形成的闭环,正因他对于这个光彩的追求,才让终末显得和其他作品有那么一点不同,也正因他对于这个光彩的追求,让终末的这一点不同成为了它决胜的关键之处。

枯野瑛用一部作品捕获了他的幻想世界中一瞬闪光,然后用这个闪光捕获了他的读者,终末取得的成功正因如此,也仅因如此。


20210202末日三问轻评论改


QQ图片20190903184601


加载中, 请稍后
头像
表情
发表书评 发表评论
后再评论, 没有账号请先 注册

评论成功

0条评论
只展示书评
加载中, 请稍后

后再评论, 没有账号请先 注册

表情
输入满200字时可切换书评发送
网站地图 申博手机下载版 太阳城亚洲开户 澳门金沙娱乐场 申博开户
菲律宾申博官网登入 www.sbc883.com 百家乐 申博客户端下载
太阳城集团 申博游戏登入不了 申博游戏手机下载 太阳城app下载
申博现金网 太阳城app下载 申博138开户 申博太阳城直营网
太阳城亚洲开户 幸运大转盘 太阳城申博开户 真人百家乐